動物不是娛樂議題介紹

有些新聞曾占了不少版面,裡頭的主角比起人,諷刺地輕如鴻毛,只因一個戲劇性的遭遇,引起好多興趣來關注,好似告訴你,生命的意義,就濃縮在一個荒謬的結果,如此,他的一生都不算數,那絕不是興味所在,也沒什麼好關心。

例如有一天,才剛過十七歲生日而留下帥氣美照的黑猩猩,照例牠的一天,一個三歲小男孩越過圍欄,掉入壕溝,黑猩猩來到小男孩身邊,把他拉住,小男孩大聲哭叫,黑猩猩感到奇怪,但牠不為所動,而圍欄外的人們尖叫回應、大聲咒罵,黑猩猩困惑起來,而僅僅話語如「天啊」、「這小孩完蛋了」、「牠會殺了他」……便輕易的成就了事實,讓子彈長驅直入,終結與其說是要下殺手的善解人意的高等靈長類,不如是那一連串轟然焦躁的聲音與憤怒。只要黑猩猩倒下,尖叫就會停止,事實也是如此。或有一天,一隻河馬在運送過程中從貨櫃氣窗跳出,重摔地面,流下難得一見的獸淚而全國嘩然,因為動物是不會痛不會流淚的,這是常識,人們寧願認定如此;緊接有各路人馬、機具前來善後,大河馬被裝在貨櫃中吊上半天高,繩索斷裂,貨櫃墜下,這次牠的五臟六腑震壞了,就這麼被一票人莫名其妙的送上西天,牠的靈魂也才意外講出更多同類在這島上輾轉的故事,但也似乎不很悲慘。最近,一隻美麗巨大且老邁的殺人鯨在一所海洋公園病逝,由所有的報導,你可見牠一生的意義在於,牠殺了三個人,其中兩名是與牠至為親近的訓練員,如此惡名昭彰。

有人同情牠們好可憐,因為射殺、非人的眼淚。有人甚至不同情,誰叫牠根本是背負人命的野獸。但都無人聽那幾乎同經濟動物宰殺史一樣源遠流長的動物戲謔悲歌是如何無聲唱了千年,那一聲聲悲痛無奈的吶喊牠們是習慣只唱給自己聽,在你面前,牠只安分的頭戴金冠、身穿綵衣、頸繫鈴鐺;是的,人類玩動物的歷史不輸吃動物,而在還有人喜歡看他們好端端關在籠子裡走來走去、笨頭笨腦踩著大球、殷勤迅速的穿越火圈而發笑鼓掌的一天,就會有另一批人把世界各地的珍禽異獸輸來運去,暗地裡執行著你不敢看的養成計畫:年復一年的囚禁、禁食、鞭打,或者甚麼惡事都來不及發生,就在愚笨的照料下暴斃。

如果關心多一點,就會再知道,原來牠們叫Harambe、阿河 (原名:多多)animal_04、Tilikum。當一隻與人類基因百分之九十九相似卻一天到晚被關起來吃喝拉撒的黑猩猩遇到一名呱呱墜地的小男孩而想破腦筋該怎麼辦才好的同時,一發子彈貫入牠的身體,牠該是什麼神情?無人見證。原該在巨大河流中載浮載沉毫無天敵的神祕動物,來到台灣這個小小島,在一家又一家經營不善設施惡劣的私人農場、動物園之間易主變賣,甚至在偶像劇中留下身影,牠小小的眼睛又見識了什麼?最為可憐的,是要在海洋中徜徉無憂的族類,牠們的家比誰都大,卻要在大水箱裡過一生。如果關心再多一點,至此,你會一輩子記得牠們的名字。

還有一個眼神被留了下來,是在好遙遠以前,那也是無法消弭的黑暗的一天。

夏威夷檀香山一場馬戲團表演,歡聲雷動中,大象泰克台上暴走,衝破鐵柵,來到殘忍無情的街上,這時的牠已經一點都不可愛,從前那股任勞任怨的嬌憨笑過皆不算數,牠已經變成一隻史前惡象,槍聲雷作,上百發的子彈拼命打進牠的身體。最終牠孤苦無依的倒在光天化日之下,牠什麼咒罵嘶喊都沒有,惟留下一個眼神,悲痛、憤恨、懵懂,牠的眼睛在發抖,世界好可怕。

身為大象牠非常聰明,但牠這時好迷惘。牠大抵不懂人們為什麼要這樣對牠,牠可以好親切好可愛,正如人們與生俱來喜愛動物那樣……

文/陳宸億

fu-rabbit